笼子??

老万MV笼子里那段有没有太太写文啊。被戳到了

【贝万】PINK.Ⅱ⑥

超爱这篇

: (:

*abo人设
*一直断断续续在写
*这篇啊改了好多遍,越改感觉越不好。改到后来对这些字都没啥触感了。
*早安 有个好心情
*快放假了 耶


王昊端着一杯水走在客厅里。
突然身子发软,整个人栽了下去。


玻璃杯被摔的四分五裂。


他大口大口喘着气。
皮肤烫得不像话。


从身体内部一滴一滴扩散疼痛。
各处都好似被刺穿似的。


“艹...他妈...这药...副作用...还那么大...”


————


谢锐韬在休息室发现了老万忘拿的抑制剂。


掰着手指算了半天猛地发现最近好像是王昊发.情期。


这个没脑子的。


李京泽那个混蛋也不知道有没有搞女人。
算了,明天叫上kris哥哥给他送去。


谢锐韬甜甜的笑了笑。


————


后背被冷汗浸湿。
王昊想站起来。
没有一块肌肉能用的上力。


眼前突然暗了下去。
只能看到斑驳光影。


他稍微晃了晃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再次睁开眼。
加倍的模糊。
物体的轮廓交织在一起。


“我...要死了吗...”


王昊笑了笑。
几滴眼泪砸在冰冷的瓷砖上,


“真可惜 看不到李京泽后悔的样子”


屋子很静。
涌动着不甘和埋怨。


不时能听到窗外的鸟扇动翅膀的声音。


阳光淡了。


王昊躺在一片阴影里。


又一阵风声。


“李京泽......  ”
“凭什么啊....”


————


李京泽开门。


门口是皱着眉往屋里看的谢锐韬。


“怎么是你”
“老万呢”


李京泽喉结上下翻滚数次,他极力压着颤抖的声音,
“他啊 走了 ”


眼前的男孩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发情期你不知道吗?
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那他去哪了?”


李京泽靠在门框上,手死死捏着衣服下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京泽揉了揉酸酸鼻尖。


“知道啊”
“哈哈哈哈哈哈他可能找小白打个友情炮毕竟他们可是...”


“李京泽你他妈闭嘴!”
眼前红了眼眶的男孩子揪住他的衣领,大声吼道


李京泽看到一直一言不发的吴亦凡走了过来,把那个矮自己半头的小男孩揽了过去。


吴亦凡盯着李京泽。


许久,他把手上的袋子递了过来。


“王昊的抑制剂。”


“王昊用了半年的抑制剂”


“好自为之”


————


吴亦凡和谢锐韬走了。


李京泽。拿起抑制剂。


他只看了一眼。
他立马听到脑袋里传来嗡鸣声。


艹。王昊你个不要命的。


李京泽突然站了起来。
发疯一般。
他不断重复着一句话,


“等着我...等着我...”


他找钥匙。他很努力的找王昊家的钥匙。


三年前的场景不断在脑海里闪过,


“我以后就住这咯”


“我把我们家钥匙给你,哪天我要是被你气跑了,你来我家找我”


那时李京泽笑着揉揉王昊的头,
“恐怕是小祖宗天天把我气得半死”


————


李京泽跪在抽屉前,把所有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
泪一直啪嗒啪嗒地往下流。


他终于停下了持续十几分钟的翻找。


找到了。


他的手抖了起来。


他跌跌撞撞地冲出房间。


等我。王昊。


一定要等我。


对不起。


王昊。


对不起。


————


王昊隐约听到有开锁的声音。


谁啊。


他的心一紧。
他不想被那个人看到这番狼狈的模样。


那个人脚步声很急促。


他想站起来。
想站在他面前指着他鼻子骂你他妈给我滚出去。


他没力气。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眼里仍是一团模糊。根本看不清那个人在哪。


他听到那个人开口。


“王昊”


似乎就站在不远处。
声音闷闷的像是刚哭过似的。


他突然被紧紧抱住。


熟悉的味道涌了过来。
嗯。
李京泽的沉木香味。


脸颊突然湿湿的。
是李京泽的泪吗?


王昊没见过李京泽哭。


他被搂的更尽了。他能明显的感受到那个人剧烈发抖的身体。


极尽了心疼。


他只感觉心里有一团不平梗在那里。
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似乎是怜悯的拥抱。


他只知道自己极力吐出两个字。


“你走”


不留任何余地的。


————


王昊不明白。


为什么自己还是会心疼。


李京泽的泪每掉到他颈部一次。他的心就被狠狠撕裂一次。
为什么还是想原谅那个和四五个女人上床的人。


王昊意识越来越模糊。


李京泽一直在重复一句话。
王昊听不清。


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沉。
一点一点朝黑暗坠去。


————


李京泽说,
王昊。对不起。


王昊。


我爱你。


————


王昊醒来时,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儿。


这是哪?


白晃晃的墙。


医院。


能看清楚了。


他松了一口气。那份无力感终于消失了。


他动了动手,才发现一直抓着自己手腕的李京泽。
王昊把手抽了出来,随即李京泽睡眼惺忪的抬起了头。


王昊把枕头垫起,自己靠到墙上。


印象中李京泽睡觉都很沉,每次都是吼半天才起。


怎么了...没睡好吗...
这个地方当然睡不好。
那你来陪我干嘛?
活该。


一声充斥着心疼的声音打断了王昊越陷越深的不满。


他问
“疼吗”


王昊一下子愣了。


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多想扑进原来那个纯净的人怀里,用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告诉他,不疼,为了你干什么都不疼。


眼前这个人不是。


眼前这个人他出轨了。
他不是喜欢自己的李京泽


他想逃离开。


又想一头栽到李京泽怀里。


————


王昊一直低着头不做声,死死咬住嘴唇。


李京泽缓缓站了起来,坐到病床上。
王昊看到李京泽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了。
他伸出手想抱住自己。


不行。


王昊打开了李京泽的手。很用力的。


王昊看到李京泽低垂的眼眸,以及被自己打红的手背。


你解释啊。你说给我听啊。


他只听到李京泽冒出三个字,
“对不起。”


王昊是看不得李京泽委屈的样子。
因为王昊爱透了他。


王昊环起自己的膝盖,心抖得不行,夹杂着埋怨和心疼的酸气一直在心头绕。


王昊说,“你出去”


李京泽终于慌了,他抓住王昊的胳膊,
“你听我说...”


王昊眼睛里漫着薄雾。
不行,不能在李京泽面前哭出来。


他重复。


“你出去。”


不容置疑的。


他感觉到床边的人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转过身去,一步一步缓慢地移动。


泪一下冒出来了。
止不住的。


狗屁。言情小说都是狗屁。


他把脸埋在膝盖间。


一声哭声不小心撞出王昊的喉咙了。


那个人似乎急切的转身。


自己的唇被堵住。
真真切切的。


————


李京泽】


王昊的唇上还有咸咸的泪。


我告诉自己。
这是我的心尖尖啊。


我喜欢的人为了自己打了半年高强度的抑制剂。
我却怀疑他出轨了。


李京泽,你真贱。


我才注意到,王昊真的被抑制剂,被我,折磨的不像样子。


————


医生说他现在身体弱的很。
医生说你好好照顾他。
医生说别再让他伤心了。
医生问我,为什么打了那么久抑制剂。为什么要打高强度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医生拍拍我的肩膀说,别再做错事了。
我拼命的点头。


王昊在睡觉。


脸上好像还挂着泪痕。


我偷偷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我抓着他的手腕。
想给他一点安全感。


我哭了一夜。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我听到他说。你出去。


————


当我听到他的哭声时。
我才惊醒。


我要好好保护他。


像吴亦凡保护谢锐韬那样。
不。要更加。


我吻上了他的唇。


我许久没有那么温柔地吻过一个人了。
这个吻很长。


我不知道多久。


我退出这个吻时,我发现王昊的睫毛微微颤着 。


我说,
“王昊”
“你听我...一点一点讲给你”


————


我把我所有的猜疑。所有的错误。所有的想法。一点一点告诉他。
带着酸意的也好。
单着报复的也好。


我全一股脑讲了出来。


讲完我就慌了。


王昊会原谅我吗。


我对他的伤害太大了。


我说,
“王昊”


我顿了顿,
“我对你的伤害”


“你能让我一点一点补回来吗”


“你把你所有的脾气 委屈 都扑到我身上”


“一点一点来填补”


“可以吗”


我觉得我声音都在抖。


————


静极了。


————


很久了。
还是静极了。


————


王昊冒出一句。


“晚上带我去吃小龙虾吧”


————


王昊看到李京泽抬起了头,眸子了全是光。


————


这是李京泽第一次对我说情话。


——TBC——


我下次要写栏杆梗了!!!超开心de!

下次直接进入主题嘎

每天睡觉前会脑内一部小型古风虐万戏码,没有什么值得推敲的情景,只是万所在那派的掌门(?)要当着本派和别派的大票人(西瓜选手)体罚我万,原因是万惹了别派的师徒,本来万觉得自己没有错不想被揍,但作为老万师傅的老吴心痛的劝万说你就受了吧,不然咱们师徒四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四人,可能加了tt吧)就会被逐出咱们派。万万只好委屈唧唧的趴在了条凳上,行刑的居然是别派的另一位冠军。。。作为一名后妈粉,虐虐当然更健康咯。然而不争气的我好不容易想出的戏码,每天脑内把前*戏(?)演练一遍,没等棍子下去我就睡着了,每天!!我恨

同款

都在找pgone同款衣服同款本体帽子同款鞋子。而我有闻不了香水味时不时会咳嗽的同款咽炎。是不是棒?

明明不吃年下,却刷了好多百万文。